第二章 筱之之家和雪风家的激情夜晚   貌似我魂穿一夏的时候一夏的身体在道场摔了一个大跤,让箒酱和束姐都很担心,把父母也叫了过来,让我躺在了家里的床上看有没有问题。虽然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我也配合地躺在了床上,而且这样也方便我和雪风进行精神通话。雪风穿越到了我隔壁的一家人里,虽然她是整个人穿越过来的,但小绿也很体贴地给她在这个世界加上了适合的身份,任何人都不会生疑。因为雪风穿越到了我家和筱之之家附近,三家之间的关系也不错,现在雪风正在和她的家人们赶过来探望我。   说到雪风的家人,雪风故意保留了信息,说要见面的时候给我个惊喜。考虑到雪风完全熟悉我的G点是什么,她说是惊喜地话那一定是能让我硬得受不了的惊喜了。   筱之之父母见我没什么事后就放心地回家准备晚饭了,因为千冬姐最近也不在家,我的晚饭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在筱之之家吃的。   「一夏君,以后要小心点喔。」束姐责怪道,箒酱也在一边担心地看着我。   我呆呆地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这时候,雪风和她的家人也终于来到了我的房间内。不得不说,这可真是个让人能马上硬起来的惊喜。   陪着雪风来的她的家人是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秃顶男,穿着突出大啤酒肚的西装,领带也没系,扣子松到了第三颗,露出里面整片的胸毛,脸上一堆油脂和麻子,眼睛小得感觉像没睁开,酒糟鼻和肥肠大嘴也醒目得惊人,嘴角还有口水流下,极为邋遢和丑陋,简直像一头猪。   而雪风现在穿着一条轻薄的黑色睡裙,能隐隐约约看到胸前的两个红点,还有下面粉红的细缝——她竟然没穿内衣就跑过来了,而且头发披散,脸带潮红且微微喘气。   这个样子……我不露痕迹地仔细观察起两人,以我现在被强化的体质,能很轻易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细节。   这一看差点让我忍不住喷鼻血。雪风的胸前满是吻痕,小嘴的嘴角处有一丝丝的白浊液体,当看到我发现后才悄悄给我抛了个媚眼,然后轻轻舔掉那不知道留了有多久的残精,真是诱人到极点,还好我现在盖着被子,不然被他们发现我裤裆那里支起了小帐篷那就尴尬了。现在雪风整个人贴在肥猪中年男的手臂上,时不时就用自己的微乳去蹭他的手臂,肥猪中年男也不客气,肥手放在雪风腰上,堂而皇之地摸着雪风的翘臀。而且他还没拉裤链,蕾丝内裤整个突了出来,很明显还处在勃起状态——这个肥猪中年男很变态啊,穿的这蕾丝内裤绝对是雪风的。   这时候雪风终于揭露了她的家人的身份。这位肥猪中年男就是她在这个世界的父亲,名字是肥田大藏,经营着一家普通的钢铁器材公司,所以雪风现在全名是肥田雪风,这名字让我差点笑出声。而她的家人还有一个弟弟,名字是肥田太郎,是个死肥宅一直宅在家里,和他父亲简直一个模印出来的。至于他们现在这副模样,她只是在我脑海中呵呵笑了一声,然后让我猜。   这还用得着猜吗?傻子都知道他们刚才是干了什么才过来的啊。   哦不对,我现在确实是个「傻子」,轻小说典型的男主角属性:迟钝温柔天真屌短,这些我可不能丢掉。所以现在我一直都是一副很傻很天真的表情,对雪风和她便宜爸爸的举止一点反应都没。   「一夏君没事吧?我家女儿可是担心死了。」肥田大藏假惺惺地说到,然后目光马上转到了箒和束的身上,「箒酱和束酱,最近没见过你们,想死你们了。」他色眯眯的目光扫过了箒酱和束姐身体,目光明显得傻子都能看出来——不对,我现在是比傻子还傻,一定要闷声大撸管。   让我意外的是箒酱和束姐两人完全没有露出任何厌恶的表情,束姐很礼貌地对肥田大藏打了招呼,而箒酱也叫了叔叔好。   这似乎有点奇怪啊?束姐应该是个在外人面前非常冷漠的女孩,而箒酱肯定对这么邋遢肮脏的人没什么好感才对?   这时雪风提醒了一下我,让我打开两人状态栏看看。我依雪风言打开了翡翠光环的状态栏看,然后马上明白了。   两人对我的好感度都已经升到了90% ,虽然我知道箒酱和束姐都对我很有好感,但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高,看来青梅竹马的加成真是可怕啊。好感度达到了90% 的话,那么翡翠光环的其他加成也有了很显著的提高,看来这就是为什么两人会这种表现得原因了。我再看了下箒酱和束姐两人对肥田大藏的好感度,都已经到了惊人的85% ,看来平时肥田大藏没少撩拨箒酱和束姐啊。   肥田大藏大大咧咧地坐到了箒酱和束姐身边,雪风这时也松开了肥田大藏的咸猪手,到了我床边对我嘘寒问暖,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顺便对我做鬼脸。肥田大藏一手将束姐揽了过来,手绕过束姐的肩膀放在了她还没发育完全的胸部上,偶然磨蹭一下。他还拍了拍自己没拉起裤链的裆部,对箒说道:「箒酱,来叔叔这里坐下。」   箒酱和束姐都完全没有任何疑惑,很自然地配合地坐在了肥田大藏身上和身边,当箒酱坐在肥田大藏的胯部时,肥田大藏就旁若无人地耸动起屁股,还发出了舒爽的闷哼声。当然爽了,隔着雪风的蕾丝内裤磨蹭小萝莉的屁股,是个人都受不了啊。再加上箒酱那轻柔的娇嗔:「叔叔H……」,简直让人受不了。   肥田和箒酱还有束姐的行为举止一气呵成,生动自然,没有半点的踌躇和迟疑,对此我当然也要配合到底了。   「一夏君,雪风她听说你出了事,连运动都不做了就拉着我跑过来了,真是不禁让人感叹青春啊。」肥田大藏一边享受着箒酱的屁股和束姐的奶子,一边对我哈哈笑道。   是啊,那种运动嘛,能射出白白的浓汁给女孩护肤用的运动。   雪风害羞地跑到了肥田大藏身后,挥起粉拳捶打起自己爸爸的背,「讨厌,爸爸不要说了啦!」   「哎哟,我有说错吗?虽然你比一夏君大了点,但一夏君不也说过要娶你当妻子吗?我和你弟弟当然也很欢迎一夏君和千冬酱成为我们家庭的一份子啦。」「不行,一夏的新娘是我!」箒酱细声喊了起来,还用屁股用力磨了一下肥田大藏的裆部,让让肥田大藏爽得倒吸冷气。「啊啦,一夏君的新娘是姐姐我喔。」这时束姐也加入了来添乱,用自己那形状漂亮的奶子去蹭肥田大藏的胸。雪风这时也用双手圈住了肥田大藏的肥脖,用自己的微乳去蹭他的背部。   「连束酱都想当一夏君的新娘啊,那我家儿子可是会伤心欲绝的。不过一夏君真受欢迎啊,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子,连我的女儿都想当你新娘的,竞争真是大。」肥田大藏哈哈大笑起来,「作为长辈,我可得给一夏君好好审查一下到底是哪位才适合当一夏君的新娘呢。」   「虽然我也很喜欢太郎君,但果然我最喜欢的还是一夏君。」束姐听到肥田太郎这名字,脸上马上一片潮红,让我大感兴趣,看样子这里也有故事?   这时候我当然什么都不能说,要像个纯情处男一样羞红脸低下头。当然我脸红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眼前的一幕对我而言太刺激了,还好我体质强化后一定程度能控制身体,不至于大喷鼻血。在肥田大赞身后的雪风也对我各种鬼脸,还对我做口型「我爸爸穿着我的内裤喔」「我爸爸快射精了」。   我们其乐融融地欢谈了一会,然后肥田大藏突然一声闷哼,整个身体颤抖了起来——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是射精了,当然我最后强调一次,现在我就是一个傻子……   我马上集中精神,用眼睛余光望向箒酱的下体。因为箒酱穿的是格子裙,所以除了明显的颤动外,没有更多迹象了,当然以我现在体质,看透一层布料还是不难的——然后我看到了肥田大藏穿的蕾丝内裤上面涌出了大量的精液,喷得箒酱的小熊内裤到处都是,那稠密黄浓的精液直接黏在了箒酱的内裤上,还渗入到了她的内裤里,让小熊内裤变得黄浊透明,粉红的缝隙也透视了出来。   肥田大藏停止射精后,还用力地蹭了箒酱小屁股几下,才满意地停下了。这个过程中箒酱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红着脸看着我,等肥田大藏停下来后,才喊了声「叔叔是坏人」,从肥田大藏大腿上跳了下来,跑掉了。   「箒酱还是那么害羞啊,哈哈。」肥田大藏也懒洋洋地站了起来,「那么时间也不早了,我和雪风也不打搅了,一夏君好好休息吧。」束姐也站了起来,跟在肥田大藏身边,「那么我也先走了,一夏君,等会记得过来吃饭喔?」   我点了点头,对他们道别。肥田大藏双手各揽着雪风和束姐,手就放在两人的屁股上,在我这边的视角能清清楚楚看到那双肥手用力搓揉着雪风和束姐各有特色的美臀。   在他们快离开房间前,雪风微微转头对我唇语「今晚看窗和这个」,然后用微不可察的动作讲一个U盘形状的小东西扔到了一边的桌子上,该说不愧是忍者吗,真是熟练啊。   在他们离去的时候还能隐约听到肥田大藏和束姐的对话:「束酱,太郎说今晚想和你一起玩机甲游戏,来不来我家玩一下啊?」「嗯,可以喔……」   这之后一段时间就很平静了,过了一会我到筱之之家吃了晚饭,然后回来洗了澡,关上了灯,拉上了窗帘——当然留了一点缝能看到外面,然后打开了手提电脑,调低了可见光。当然身边还要准备一盒足够的手纸——今晚的大戏要来了,不准备点纸怎么行?   我耐心等到了八点,小心翼翼地拉开了窗帘一丝。雪风之所以叫我晚上八点看窗,就是因为我的房间正好对着雪风现在的房间。然后我就看到了让我硬起来的一幕。   对面窗帘上映射着一个在上下运动着的影子,仔细一看,那是雪风的身躯在耸动着,而她现在在干什么已经显而易见了:这是女上位的骑乘位啊!虽然看不到肥田大藏的身影,但他那个大肚子已经凸显了出来,雪风就在上面骑动着。   雪风果然诚不我欺,福利说给就给。偶然雪风还会俯下身子,整个人贴在肥田大藏的肚子上,看她头的摆动模样,肯定是在和肥田大藏热吻着,不知道喂了多少香津过去,自己又吃了对方多少臭口水,我耳边仿佛响起了啧啧啾啵的亲吻声。   看了好一会,我才想起还有个U盘一样的东西呢,我赶紧打开了笔记本,插上了U这个小玩意。然后桌面上就出现了两个图标,一个是窃听图标,一个是视频图标。   我先打开了窃听图标,然后弹出了一个空窗界面,只有音波在动。   而这个程序传出了连绵不绝的啧啧声和嘶溜声,一听就知道是雪风和肥田大藏在热吻的声音,雪风真是贴心,连现场声音都给我送过来了,我赶紧脱下了裤子撸动了起来。   两人的接吻声持续了足足有十五分钟才结束,以「啵」的一声为结尾,音频里暂时只剩下两人或粗或细的喘息声。这期间我也连续射了五六回——因为体质强化过,所以不管怎样打飞机撸管都能勃起,而且绝不伤身,精液源源不断地制作出来。虽然从第一次到现在这次,所有射出来的精液都只能说是精水,稀得像渗水的豆浆水。不过对我来说足够了。   过了好一会,雪风才开口说话,声音淫媚得仿佛能捏出水,「爸爸真是讨厌,今天竟然在一夏面前揭我底。」   「我这是为我女儿的幸福着想。」肥田大藏笑道,「你再不主动点的话箒酱和束酱就要抢在你前头了,到时候太郎还会怪他姐姐怎么不把一夏君拿下呢。」「那是人家的事,才不用你们管啦。」   「好好好。我们不管你的事,不过再过几年,等箒酱身体熟了后,我就能尽情享受被我用精汁滋润了好几年的箒酱那刚发育起来的身体了。到时候,就用老子这根大鸡吧……」说到这,肥田大藏停顿了一下,然后是啪的一声,接着是雪风的一声呻吟,看来是肥田大藏他用力顶了一下雪风,「把箒酱的小穴搞得乱七八糟,子宫里塞满我又浓又黄的精液,让她爽到忘掉一夏君!到时候就把箒酱娶回我家,让她当你的后母;太郎再把束酱的处女拿下,你就没有任何竞争对手了,哈哈哈!」   「才不会呢!」雪风娇羞地反驳道,「我们最喜欢的是一夏君,才不会喜欢爸爸和太郎这样一身油的肥猪呢!」   雪风太懂行了,这话一听就是说给我听的,我马上就又射出了一发。   肥田大藏哈哈大笑,随意应付道,「是是是,你和箒酱还有束酱最喜欢一夏君了,不会抢走你们做一夏君新娘子的权利的。」接着暂时没有话了,音频传来了男女交合的喘息声和啪啪啪声。   这时我又打开了那个视频图标,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内容。   然后一个窗口打开,束姐的身影出现在了里面,直直地看着我,把我吓得一跳,以为束姐看到我了。仔细一看,原来束姐并不是看着我,应该是看着屏幕之类的东西,而摄像头大概是安装在了她的正面。看样子,这个也是直播呢。   而且画面里不只有束姐,还有个和肥田大藏同样痴肥的眼镜男,正抱着束姐坐在摄像头面前。这个眼镜男大概就是那个死肥宅肥田太郎了,果然和他爸一样样,而且还多了股隔着屏幕似乎都能透过来的死肥宅臭气。束姐现在正拿着手柄,认真地玩着游戏,而肥田太郎很明显没那么专心了,头靠在束姐脸侧边,不断喘着粗气,把束姐的侧脸都喷上了一层水光,估计束姐现在脸上全是臭口水的味道。   还有虽然他拿着手柄也在玩,但手一直不老实,把束姐的衣服拉扯得松松垮垮的,我还发现了束姐的胸罩早已经被脱下来扔在了一边,他的咸猪手经常伸进束姐领口里一阵揉动。让束姐手一阵颤抖,然后就产生失误了。不过就算做到了这程度,束姐的内裤还是好好的穿着,没有被拿下来,虽然已经因为动情而湿透了。   更无赖的事在后面:   每当肥田太郎赢了的时候,他就会欢呼着要奖励,然后束姐就会侧过头微微张开小嘴,接着肥田太郎的大肥嘴就会含上去,把臭气熏天的大舌头伸进去搅动,把束姐吻得娇喘连连,每次至少要吻五分钟才松口。   当肥田太郎输了的时候,他也会喊着要安慰,然后束姐也会侧过头,这时肥田太郎会张开嘴,束姐将自己樱唇贴上去,小舌头一下子就滑进了肥田太郎的嘴里,和肥田太郎的舌头尽情交缠着,而且喉咙还在动着,在不断喝下肥田太郎的臭口水,每次也是至少要持续五分钟。   淦,这不是怎样都能占便宜吗,实在……实在……实在太令人兴奋了!   我好奇地打开了翡翠光环的状态栏,然后发现束姐对肥田太郎的好感度已经和我持平了!现在没有继续升的原因是我的好感度锁住了上限,只要束姐对我好感度提升了,那么束姐对肥田太郎的好感度也会马上跟着提升。也就是说,当束姐对我好感度满了后,那么她将不会再守着最后一道线,而是会对肥田太郎娇羞地张开大腿……想到这我又射出了一发。   在看了两人的接吻打赌五六次后,他们身后的房间门打开了,肥田大藏出现在了门口,只穿着一条四角裤,而且还高高耸立着。普通人绝对不会有这种程度的勃起的,看样子雪风对他们用上了我全都交给他的绿豆,看来以后雪风、箒酱和束姐的性福生活会很美满。原来肥田大藏和雪风已经结束了吗?我才发现音频已经没了声音,再看窗外,对面窗帘上也没有雪风的影子了。   「太郎,你该去洗澡了,你姐姐在浴室等着呢。」肥田大藏说道。   「但是我还想玩……」肥田太郎恋恋不舍地吐出束姐的舌头,磨磨蹭蹭的。   「已经很晚了,束姐也该回家了,不然她家里人也会担心的。」「反正小束不是没在家里留夜过……」   虽然肥田太郎还在抵抗,但被自己父亲连声催促后,还是垂头丧气地放下束姐,离开了房间。当然,我相信雪风会在浴室里好好抚慰他的。   「那么我也告辞了。」束姐走到肥田大藏跟前准备告退。肥田大藏色眯眯地看着束姐,然后正面一把抱住她,用自己赤裸的肥肚顶在了束姐肚子上,隔着四角裤高高立起的鸡巴用力上下摩擦着束姐的小腹,束姐被擦得脸上发烫,但没有任何反抗。   「束酱啊,关于成为我家媳妇的事,考虑得怎样啊?太郎喜欢你,你也喜欢太郎,我家还是搞钢铁业务的,到时候你也能在我这边搞搞你的机甲爱好,这不是很完美吗?」   「肥田叔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束姐摇了摇头,「但是……我果然还是更喜欢一夏。」   听到束姐对我的告白,我感动得又射了一发,手纸快用完了。   「嘛没关系,我也不会逼你的,束酱好好考虑一下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改变主意了,蛤蛤蛤。」肥田大藏笑道,「那么和叔叔来个晚安道别吻才走吧。」说完就一口含住了束姐的小嘴,两人一边嘶溜嘶溜的狂吻着,就这样互相抱着走到了玄关。我赶紧跑到了窗边,蹲在下面望向肥田家的门口。   果然看到了两人一边打开门一边湿吻着的身影,两人吻了又有三分钟才分开,肥田大藏用力拍了下束姐的屁股就关上了门,束姐稍微整理了一下衣物,然后转头望向我的家这边,看我已经「睡」了,拍了拍胸口作放松状,转身往自己家走去。   我又望向肥田家,看到肥田大藏经过走廊,走向了浴室。   可惜浴室没法装电子器材,只能错过一场精彩淫戏了。   这时,笔记本屏幕上弹出了一个Q版雪风,发出了可爱的声音,「我亲爱的王八废材老公达郎……不对,现在要叫一夏君呢,你现在一定是在因为没法看到浴室的情况而哀叹着吧?你亲爱的雪风早已预料到有这种情况了。先说明一下,肥田家的浴室可不是普通的浴室喔,而是纯由高质砂玻璃建成的豪华浴室。所以一夏君明白的吧——虽然没法在浴室内安装摄像头和窃听器,但是在浴室外面,是可以的喔。而且朦胧产生美,隔着砂玻璃看着我和亲爱的大鸡吧爸爸和大肉棒弟弟家庭和乐,一夏君也能尽情地撸动自己那可怜短小的小鸡鸡的吧?反正一夏君就是个看着模糊的影像都能射出来的废材男啦。那么,请欣赏雪风的活跃吧,嘻嘻嘻。」   接着屏幕上就出现新的画面,看来就是肥田家的浴室了。果然只能朦胧地看到一个巧克力色和雪肤混杂着的美丽躯体被两个肥大的身躯肆意把玩的画面,在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中,能听到肥田父子的淫笑声、低吼声,还能听到雪肤娇媚的浪叫声、呻吟声。   然后我把最后一点手纸也用光了,又拿出了一盒。   到了深夜,肥田家终于也折腾完了,我也又用光了一盒手纸,现在我身边全是纸团。笔记本上的视频和音频都自动关掉了,然后跳出了一份文件。我详细浏览了一下,这是雪风给我的关于今后的建议和计划。   雪风在上面的建议是,她会想办法将筱之之家的姐妹拉上肥田家这条贼船,再过不久束姐就要研发出IS机甲了,筱之之家肯定也要按照原剧情搬走。为了能更好保护着箒酱和束姐,雪风建议是让束姐以肥田家的企业为据点进行机甲研发,这样她也好随时跟进机甲研发,在机甲里下点小手脚,她也能更好地周旋在世界各国政府和企业之间——比起束姐那被到处追着跑的奇葩做法,雪风依仗着肉体——当然也包括筱之之姐妹——展开经营想来能更圆润。至于为什么是肥田家,一是她现在的身份是肥田家的女儿,肥田父子早已经迷倒在了雪风肚皮上,上层能更好地被雪风暗中把握在手里。二是现在肥田家的企业规模也不算大,依靠束姐的IS机甲起来后,雪风和我全程参与其中,能更好控制企业的规模和发展,雪风还对我打趣说要让我体验下戴着绿帽种田的乐趣。第三,自然是因为雪风她不舍得肥田父子的大鸡吧了,那可以已经用了绿豆,在我的光环和血统下发育得更强壮的神器,而且筱之之姐妹对他们好感度还这么高了,她舍得,我也要替箒酱和束姐说句不舍得!   大致计划就是这样,细节还需要我和雪风慢慢琢磨,反正现在时间线还早得很,我们有足够时间发展起来。而且在将肥田家经营起来后,还能想办法帮助一下其他预定的后宫们——像铃音、塞西莉亚她们,在遇见我之前都有着一段不幸的过去,既然我魂穿到了这个时间线,那么自然就可以及时挽回这些遗憾了……当然,要在肥田家起飞后才可以。到时候成规模了,也许可以建立一个环保组织作幌子?   想着这些,我慢慢合上了眼睛。虽然现在是撸多少次都不会累的体质了,但精神上的满足让我很快睡了过去。   当然,在第二天早上看着一地沾满精液纸团急得上蹿下跳那就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