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的故事都是这么说起: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快乐的王国,这个王国的国王有好几个女儿,个个都长的非常的美丽,尤其是国王的小女儿-蕾茜,长的美如天仙,就连见多识广的太阳,每次照在她脸上时,都对她的美丽感到惊诧不已,各地的王子都想到这个国家见见这位公主。   国王的女儿有的嫁给公爵、有的嫁给亲王、有的嫁给英勇的骑士。国王非常珍惜这位公主,许多王公贵族的求婚都被国王拒绝,他希望小女儿能嫁给她心爱的男子。   这日,蕾茜与回到王宫的姐姐们在花园喝下午茶,蕾茜早已习惯姐姐们凑耳说笑,每当看见她们说到有趣的事,想凑上去一起的蕾茜,总是被姐姐们挥手推开。就连蕾菈也是,以前在王宫里时,她们总是最有话题的一对,可以聊到深夜,聊到两个人睡着才停止,但自从她嫁给了史密斯伯爵,她们就很少聊天了,每回姐妹们见面时,她总是跟其他姐姐们说个不停。   蕾茜倚靠着椅子百般无聊的四处望去,看看远方的草坪,看看近处的花朵。   在王宫花园不远处,有一座玫瑰园,那是她们母亲最爱的玫瑰园,自从母亲过逝后,触景伤情的父王及姐姐们很少到这玫瑰园来。在玫瑰园中,有一座精緻的水池-那是父王为母后建造的-。蕾茜公主常常一个人来到这遍地的玫瑰园,坐在清凉的水池边上,有时泼弄水池里的水,有时在那悠闲的午觉,有时带本书在那舒服的度过一个下午。   见姐姐们早早将自己丢到一边玩乐的蕾茜,独自走进玫瑰园里。 她脱掉鞋袜坐在水池边那里玩她最喜爱的金球,双脚踢着池水,蕾茜将金球抛到半空,她伸出两只手去接金球,金球却没有落进她的手里,而是掉到了池底,雷茜两眼紧紧地盯着金球,可是金球忽地一下子在水池里,水池不深,但有半个人高,蕾茜公主很着急。   这时突然听见有人说:「我有办法帮助您!要是我帮您把您的金球捞出来,您拿什么东西来回报我呢?。」   蕾茜四处张望,想弄清楚说话声是从哪儿传来的,却发现是一只青蛙,於是蕾茜公主说道:「亲爱的青蛙,你要什么东西都可以,我的衣服、我的珍珠和宝石、甚至我头上戴着的这顶金冠,都可以给你。」青蛙说:「您的衣服、您的珍珠、您的宝石、还有您的金冠,我哪样都不想要。我要你给我一个吻。」   蕾茜公主看着丑陋的青蛙心里却想着:『这只青蛙只配和其他青蛙一起呱呱叫,怎么可能给它一个吻,等它把金球取拿到手后,我撒腿就跑,凭它的短腿也跑不过我』。   打算耍诈的公主於是回答:「只要你愿意把我的金球捞出来,你的一切要求我都答应。」   青蛙得到了公主的许诺之后,把脑袋往水里一紮,就潜入了水池底,过不了多久,青蛙嘴里衔着金球,浮出了水面,心喜的公主正准备去取金球,青蛙说:   「说好的吻!吻我吧!」   「不!快还我金球!」蕾茜公主本就不打算吻这只丑陋的青蛙,伸手就抓住青蛙,拉扯青蛙口中的金球。哪知青蛙一口竟将金球吞下,原本圆秃秃的青蛙肚,此时更显得圆滚,简直快撑破了它的肚皮。   蕾茜扯着青蛙,拼命叫喊:「你怎么可以吞掉我的金球,快点吐出来!」青蛙早猜到公主未不会吻自己,於是一口吞下金球,说道:「你吻我,我就将金球吐出来!」   被抓在公主手里不停扯弄,看似快断气的青蛙,突然金光环绕,吓一跳的蕾茜把青蛙甩在水池。过不多时,水池里冒出了一位光着身子裸身的男子。站在水池外的蕾茜,看着这个光溜溜的男子惊讶的端详站在水池里的自己,甩着手臂,踢起大腿活动着,在池中欢呼跳了起来!最后甚至跳出水池抱住蕾茜公主,被吓到的蕾西睁着大眼,毫无反应之下被这名男子吻了!   啪!「呀……」   半脸红肿的男子说:「为什么打我,这是你答应给我的吻!」蕾茜说:「你……你是……」   男子回答:「我就是那只青蛙,只是我被下了魔法,才会变成一只青蛙!」蕾茜说:「魔法?你是人还是青蛙?」   男子说:「我当然是人!五个月前,我从北方来这个国家,准备晋见这个国家的公主,谁知道半途遇上巫女,她逼我娶她!我不愿意,她就施魔法将我变成了一只青蛙!」   蕾茜说:「可是你不是青蛙了,你!」   男子回答:「对啊!魔法破解了!吞下金球后,我全身发热,又被你又捏又扯的丢到水池后,突然魔法就从我身上消失了!」一听到金球的蕾茜公主气急拜坏的说:「快把我的金球还来!」巫女丢它在森林时:『即然你不愿意娶我,我要将你变成青蛙,让你不能娶公主,只有让你心中想娶的公主给你一个吻,你才能变回人』。被巫女诅咒历经数月,终於一跳一跳一跳的跳到王宫的青蛙,累摊的在水池边休息,见到一位很漂亮的女子在水池边玩耍,青蛙心想,她如此漂亮,一定就是我要见的公主,正巧她手中的金球掉进水池里,我帮她取出金球让她吻我作为回报,我就能变回来了。确没想到还没吻到心爱的公主,就变回了人样!   变回人样的男子,见到了漂亮的蕾茜公主:「你耍赖,不守承诺!」蕾茜公主说:「你是一只青蛙,我怎么可能吻你!而且刚才已经被你亲了,快把金球还我!」   男子说:「不!你要满足我的要求并且做到让我满意,我才会把金球吐出来还你!」   很有教养的蕾茜公主深知是自己骗了青蛙,又很想拿回金球於是答应了这位青蛙男子,说道:「好吧,我答应你的要求,但你一定要还我金球,那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说:「你一定是蕾茜公主!你长的这么漂亮,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漂亮的女子了。」   蕾茜应了声:「嗯」   男子又说:「亲爱滴的公主,我叫欧文,我是北方的王国的王子,我是来向你求婚的!我要你嫁给我!」   蕾茜睁大了眼:「我不可能嫁给你!我在等我心爱的男子!而你! 不是!」欧文说:「第一个要求,你就不答应!」   蕾茜说:「你换一个吧!除了嫁给你,其他的我一定答应你!」欧文说:「你已经说话不算数二次了!我不相信你!」蕾茜很懊恼取不回金球,只好说:「好吧!只要你把金球还我,你的要求我都会做到,除了嫁给你!」   欧文想了想不解问道:「你明明是位公主,要什么有什么,珍珠、宝石、应该不会缺一颗金球吧。况且只要你说一声,还怕没各式各样各色美丽的金球吗?」蕾茜回答:「那是当然,我要什么父王都会找来给我。但是这颗金球是我父主在我成年生日时送我的!我的姐姐们也都在她们成年生日时得到金球,所以你一定要吐出来还给我。」   欧文说:「那我的要求呢?」   蕾茜一听到他的要求,无可耐何之下,总不能剥开他的肚子吧!只好说:   「好吧!好吧!我答应你!」   欧文回答:「太好了,现在带我去吃饭吧,我快饿死了,这几个月来只能吃些蚊子,蜘蛛之类的!」   噁……蕾茜公主为了取回金球只好忍耐这么噁心的事情!   梳洗后的欧文换上一身合宜的服饰,并晋见了这个国家的国王,也将白天在玫瑰园里发生的事情一一向国王禀明,只略过了他将金球吞里肚子的事情,对於变回人的索吻经过及求婚等一事含糊带过,将一切都推向一名「憋脚」的巫女!   这名男子帮助了心爱的小女儿取回金球的国王,听了之后对蕾茜公主说:   「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们的人,不论他是谁,即然他帮助了你,你应该报答他。正好两日后王宫将举办宴会,远从北方来的王子,就在我们这里住下,一同参加宴会!」   ***    ***    ***    ***蕾茜公主我的爱,快点儿把门打开!   爱你的人已到来,快点儿把门打开!   你不会忘记今天,遍地玫瑰池畔边,   池水深深球不见,是你亲口许诺言。   ***    ***    ***    ***两眼惺忪的蕾茜打开房门,只见那名叫欧文的男子穿着睡衣在自己的房门前轻唱着歌曲。   蕾茜公主看着他说:「这深夜你不睡,跑来这里唱歌?」欧文回答:「亲爱的公主,晚上让我睡在你的床上,要是你答应的话,我就将金球还你。」   蕾茜公主说:「这是你的要求!」   欧文回答:「是的,亲爱的公主。」   「床够大足够我们两个人睡,我睡这,你睡那,可以吧!」已经答应允诺的蕾茜公主只好让欧文进门。   「当然可以!我亲爱的公主!但是我想搂着你一起睡!」「什么!」非常睏倦的蕾茜。   「这是我的要求,你答应你会做到的!」   「我已经答应让你睡在我的床上了!」   「但是我们约定的是『你要满足我的要求并做到我满意』我才把金球吐出来还你!」   「呕……」   「欧文!」   「什么!」   「我叫欧文!不是欧!」   「好吧,说到做到,就让你搂着,只是别再要求了,今天我遇到你,我很累了!」   「快来吧……」见已侧卧在床上伸开双手准备搂着自己睡的欧文,蕾茜公主只好爬上床让他搂着。   蕾茜公主背对着欧文,一头枕在欧文的手臂上,被他抱了个满怀,沾上床铺后,睡意温暖的袭上,渐渐入睡……   而搂着蕾茜公主的欧文看着渐渐睡着的蕾茜,一手探进蕾茜丝绸的睡衣,一手抚握着蕾茜侧身温热的腹腰,闻着蕾茜发间带着玫瑰般的香气,鼻里传来阵阵的馨香,欧文轻喘一下,伸手上抚,停在蕾茜因侧躺而交迭的胸脯,手掌覆在着双乳的顶端,轻柔的抚摸着,感受掌间传来的柔嫩。   缓慢的抚弄,掌间传来凸物感觉,欧文放弃交迭的双乳,一手探进双乳的缝中,双乳夹交着欧文的左手,欧文顺着蕾茜的乳房的曲线,向上握住一只温暖柔嫩肉圃,他伸出姆指轻滑过蕾茜挺起乳尖,感受着那乳尖上的坚挺,姆指不住的搓柔着,掌间的温热,怀中女子的芳香,欧文想着翻过蕾茜身体,掀开丝绸蕾丝的睡衣,欧文想吸吮那颗尖挺,想舔含柔软的肉圃……欧文的下身在感受到蕾茜的挺立时,腿间欲望早充满热情的血液,一手握在蕾茜的乳间,一手将她搂进靠在自己怀里,隔着睡裤抵住在蕾茜的丰臀上,欧文扯开自己的裤头,欲望已勃发跳出睡裤抵在蕾茜臀上,欧文扯弄着粗肉磨擦两瓣富有弹性比双乳更炽热的臀肉上,一脚抵开蕾茜拼拢的在上方腿,曲起一腿蕾茜双臀的缝间露出。   欧文轻抚了蕾茜腿间的温热,沿着大腿抚上蕾茜的小腹,夹交的双腿挡住欧文手指的前进,只抚摸到些许靠近腿间细嫩耻毛,欧文的硬物为了更好埋进蕾茜的两腿间,一手拉开方才蕾茜被向前抵开的一腿,将她的腿曲弯放在自己的腿上,双腿微开,欧文一个压身将硬物抵进在蕾茜的腿间的肉缝中,肉缝里的微烫沁进欧文的肉物,欧文深喘,握住蕾茜的乳房,轻摆起臀,欧文的硬物磨擦蕾茜腿间的肉缝,开始一次又一次的磨蹭……   蕾茜被温热的触感抚弄着渐渐醒转,欧文察觉她的醒来,低头吻在蕾茜的颈间,深怕她的逃开,伸手向下拉着被向上曲开放在他腿上的一腿,被枕住的手臂覆住蕾茜的一对双乳抚弄着……   「你醒了……」欧文在蕾茜的耳畔喘气「欧文!你做什么!」「我在抚摸你……舒服吗……」   「你……放开我……」蕾茜挣扎着身体「不舒服吗……」欧文用着气音轻声的在蕾茜耳边说着,轻舔她的耳垂「是舒服……可你在做什么……」蕾茜感着被抱满怀,欧文正抚弄着自己的乳房,双腿被拉开,自己的腿间有个精长条物来回擦蹭着……   「舒服就好……这是我的要求之一……好吗……」「你……这北方来的王子要求这么奇怪!」   「蕾茜公主我的爱……快点儿把门打开……爱你的人已到来……快点儿把门打开……你不会忘记今天……让我进入你的花园……让我摘下最美的花蕊……是你亲口许下诺言……」欧文轻声唱起……   「欧文……是什么东西在我腿间磨蹭……」   「舒服吗?」   「嗯……很舒服……」   「要摸吗?」欧文拉住蕾茜的手伸手向后,让蕾茜握住自己「这是什么?」蕾茜感觉到自己握住一条湿粘的粗长物「男人才有的,这是我的肉棒」欧文扯着蕾茜的手,前后套弄……   「这圆头好大……」蕾茜探索着轻抚   听蕾茜一说,握住蕾茜一手的手也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头确实不大对劲……「蕾茜公主,我有要求你用嘴亲吻我的肉棒……你会满足我的要求吗……」「嗯……我答应过你」   欧文拉起蕾茜,借着透进的月光照在挺起的肉棒上,蕾茜睁大了眼,看立在欧文腿间的粗条物……   「欧文……我白天没有看见你有这粗长物……」「白天……我是一只青蛙……呱呱……被漂亮的公主弃嫌……」蕾茜依约定,双手覆上了欧文的肉棒,玩弄着肉棒上圆又大的头,欧文也看着自己的头,不明白发现变的又圆又大……   「欧文……你这圆的跟我的金球一样大,你把我的金球藏在这里吗?」欧文看着坐在身前,隔着睡衣露出两粒尖挺,欧文伸手抚弄微捏,压下蕾茜的头示意着她亲吻自己的肉棒,见她低头紧张的吻上一吻……「嘿……蕾茜张开嘴亲亲它」,蕾茜微张开她的嘴亲了一口「啵……」一阵舒麻感袭上欧文,欧文股间一动,挺立的肉棒微晃!「蕾茜!像含糖果一样含进嘴里……」   蕾茜依言,又张开口含上挺立的圆头。「太大了……我含不了……」「你可以的……快含它!」欧文压下蕾茜的头,逼着她含进自己的肉棒……「唔……唔……」圆大的肉头塞满了蕾茜的嘴,蕾茜不知所措的舌头撩绕塞进她嘴里的肉头,欧文股间不住颤抖,阵阵快感袭上欧文的全身,欧文更是压下蕾茜的头,欲将整根肉棒塞进她的嘴里,惹的蕾茜不停发出「唔……唔……嗯唔……唔……」的声音……   欧文感受到肉棒更深的快碰到底了……蕾茜不曾经历过这些,此时难受挣扎着想推开……哪知这些挣扎更加刺激着欧文!欧文紧缩双臀,向上挺入蕾茜的嘴里,顶入深处,双股向上一住一住的收放着,在蕾茜的嘴里喷出阳精!   「唔……ㄜ……唔……唔……ㄜ……」被塞了满口的蕾茜,感觉到欧文的肉棒在自己嘴喷出了液体,第一次嚐到腥咸味的蕾茜,无处吐出,只得一股一股的将欧文的阳精吞下……   欧文退出肉棒,轻抚着蕾茜的下唇-流出蕾茜的口沫及欧文射出的白色粘液-……   「对不起……忍不住……你还好吧……」   「咳咳……咳……」有点受到惊吓的蕾茜,双眼微红的抬头看向欧文蕾茜的手双双落在已经泄出的肉棒上,很快的肉棒又坚挺起来,蕾茜不自觉的握住棒身,欧文此时已经很想干蕾茜了……   「蕾茜公主……我还是不满意……换个要求……我不想进你的小嘴……我想进入你的花园……」   「我……的……花……园……」   「嗯……在这儿……好吗……你会满足我的要求吗……」欧文伸手摸向蕾茜的腿间「我……我……不知道……」   「蕾……茜……你……湿了……」   欧文用指间玩弄着蕾茜腿间蜜出的粘液,伸着两指来回抚搓,尚未开启的花苞已不断地蜜出花蜜,欧文推倒蕾茜,拉开她的腿,欧文终於看见蕾茜腿间的花苞,欧文伸出姆指,两手并用,微微掰开透着莹亮湿粘的两瓣饱满的肉团。   借着月光欧文看见两瓣肉团里,还有两瓣粉粉嫩肉蜜合着。欧文埋进自己的头,伸出舌,舔进尚未开启的两瓣嫩肉,蕾茜受到刺激,呻吟出声「唔嗯……」,欧文不停地的舔头,甚至吸吮姆指掰住的两处肥嫩,吸的欧文满口『啵啧……啵啧……啵……啵啧……』的声音回荡在房中……欧文的舌头不住向里钻动,却不撬开那花园的门,钻动上舔……舔上在两两粉肉的交合处,有粒小肉豆,每当欧文放开缝里的舔磨……顺着肉膜舔上小肉豆时,蕾茜总是发出一声呻吟「欧……」   「嘿……亲爱的……欧文……」欧文放开蕾茜的腿间,攀附在蕾茜身上,在她耳边说着,股间的坚挺的肉棒向下落在蕾茜的腿缝中,被掰开两肉团又蜜了起来,欧文就着湿粘的蜜水不停地磨蹭……   「欧文……」蕾茜迷情四散的念着   「蕾茜公主我的爱……快点儿把门打开……爱你的人已到来……快点儿把门打开……你不会忘记今天……让我进入你的花园……让我摘下最美的花蕊……是你亲口许下诺言……」欧文再次轻声唱歌来……「欧文……这是要求吗……」蕾茜再次闭起眼感受那个回到她腿间磨蹭的粗肉。   「是的……我的公主……让我进入你的花园蜜径……让我探索你的花园……」「蕾茜……为我绽放你的花朵……我是为你而来……」欧文说完,深吻了蕾茜,探进舌头与她交缠,两手伸进蕾茜的睡衣,脱去蕾茜的睡衣,丰满的双乳展现在欧文的眼前,欧文满足的低下头一口吸入嘴里,不停的吸吮……吸吮……直到一只乳尖又坚又挺时,才舍得放下一只乳房,攻向另一只丰乳。   从来不曾体验过让男人抚弄的蕾茜,一再沉浸在欧文的爱抚中,她的腿间愈发滑粘,欧文的肉棒已经不时的因为滑润一再的顶开肥嫩的两瓣,碰触尚未开启的粉瓣……全身不住袭上的酥麻,被顶触到花门时的些许疼痛,仅仅只让蕾茜紧捏欧文的手臂……   欧文再次埋进她的腿间,不停地的舔……吸吮她的蜜汁,诉说着:「好甜的花蜜……」。终於欧文试着掰开二朵嫩肉,瞧着了里头又粉又红不曾被开启的花园,里头藏着一朵嫩小粉红的未开花蕊……「蕾茜你的花蕊真美……」欧文说完,伸出中指往花蕊攻进,不是轻触,不是抚摸,而是直直的插进花蕊的中心;蕾茜发出一呻吟痛,缩起两腿……欧文感受到蕾茜的花蕊紧缩抵住,欧文抽出中指,沾满了蜜汁后直直的再进花蕊的花径中,深深插进直到指末!   蕾茜受到刺激缩起了双腿,但欧文的中指已经埋进她的花蕊里,紧实的包覆着欧文的中指,欧文插进的手指,深埋在花径中轻轻搓弄。不一会儿,花径再次蜜出汁来,欧文抽出手指,曲着腿压住蕾茜,双手掰开蕾茜的的四瓣大小花朵,瞧着花蕊不像一开始蜜实,而是洞开一小口。   欧文伸出方才的中指再加上食指,磨蹭着蕾茜的被掰到最开的花缝,轻抚那洞口的小蕊口,姆指压抚在交合的小肉豆上,欧文或轻或重地刺激着,直到蕾茜再次感到酥麻,身体突然一阵颤抖时,欧文将两指插进了蕾茜的方才洞口一指的花蕊……   蕾茜不自主的想合也抵不开欧文压着她双腿的力气。欧文看到两指插进被挤开的蕊肉,一股作气的将两指插入,直至指末,欧文的大掌覆在蕾茜的花朵上,温热的按抚被挤开的瓣肉。埋在花径里的两指,已安奈不住的开始探索,或轻或重的抠弄。   双腿间又刺又烫的触痛感让蕾茜难耐,而欧文的手指一直在抠弄她的花径-探索未曾开启的花园,是需要翻土拨弄-蕾茜终於被探开的花径渐渐舒展开来……在欧文停下双指的抠弄低身吮蕾茜的嫩乳时,花径开始不安份的碰触探索者,蜜出一阵又一阵的花汁……   「蕾茜……爱你的人已到来……你的花口已为我开启……你不会忘记今天……我的肉棒要进入你的花园……让我摘下最美的花蕊……」欧文诉说着……欧勾起蕾茜的双腿,一腿放在肩上,一腿压在脚下,一手抖动着在花径口的肉棒……   欧文看着硕大的圆头早已明白於心中,蕾茜的金球,不知为何跑到自己的肉棒上,肉棒前端又圆又大,有他的四指头拼排的宽,欧文一心只想着干着蕾茜,深怕硕大的肉插不进蕾茜的花蕊,不停地的逗弄她,而蕾茜也因为不曾被探索的花房,丰沛的蜜出汁液……   欧文快速的抖动肉棒,沾染更多的蜜液,满室的淫水搅动声……蕾茜忍受不住腿间被欧文快速的抖弄,满身颤动,睁开眼看着欧文,看着他压下身体,压住自己的腿,而折磨着自己花口的肉棒,再也不抖动的,直直的插开花口,蕾茜看着欧文使了一劲向前摆腰,瞬间的刺痛,蕾茜感到撕裂、疼痛、惊慌……   欧文的肉棒遇到了阻碍,欧文微退而出,再次磨蹭着花口,蜜汁交杂着花口血丝,但欧文尚未到达花房中心……   「蕾茜为我绽放你的玫瑰,是该开启的时候了……」「欧文……来我的花园……摘下属於你的花苞……我的花朵将为你绽放……」蕾茜明白欧文歌曲里的意思,明白欧文的肉棒将深埋在自己的花径中……「蕾茜……我亲爱的……我再也忍不住……我要干你的花穴……哪怕你承受不住……我也要夺下你的花蕊!」   欧文说完,再一个挺腰使劲将肉棒直直插进蕾茜的花径中,蕾茜听见一声『噗滋』的水声!   蕾茜再次感受到那一阵阵的撕裂跟刺痛!欧文插进花口后,不住的使劲!使劲地顶进她嫩小花径!蕾茜一再的听见一声声『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的交合声响!伴随着欧文一次又一次的使劲插入!   蕾茜忍痛不住看向两人的交合处,只见自己的腹肉被欧文顶凸一腹,腹肉不住的晃动,蕾茜紧咬下唇,伸起双手攀上欧文的颈项,蕾茜一个微起身的动作,欧文正好一劲插进了花房中心;蕾茜惊叫一声『阿!』紧紧的搂住欧文!   欧文停了下来,拭去蕾茜满头的汗水跟泞乱的长发,蕾茜全身红润、颤抖不已……而她的花径紧紧的蜜覆着欧文的肉棒,花房被圆大的肉棒充实盈满……「欧文……」蕾茜轻唤,欧文再次顶了两顶!   「宝贝……我开启了你的花园里,摘下了你最美的玫瑰」「我的花园因为你的到来,被烧的又火又痛……」「那是因为你的金球在你的花园里,它与我一同进入了你的花园蜜地……」欧文再也不言语,只疯狂的抽干蕾茜,火热的触痛感使得蕾茜陷入疯狂的吟叫声,直到两人满身是汗,直到两人一同喊叫出声……欧文整夜不曾拔出肉棒,尽管是喷出一回又一回的热精,依然深埋在花园中。   直至早晨两人醒来,蕾茜下身的酸痛让她摊软在床上起不了身,当欧文拔出肉棒时,蕾茜的腿间花穴又红又肿。床铺上满是他们交欢留下的痕迹……欧文深吻蕾茜并说出他最后一个要求:「蕾茜……我最后一个要求……请你嫁给我!」   ***    ***    ***    ***两日后……   王宫举行了一场欢庆的宴会,是蕾茜公主与欧文王子的结婚典礼。   这个国家的国王,早就知道金球被欧文王子吞下肚里。 金球附有魔力,解开了欧文王子身上的诅咒。   而金球的用处,就是国王送给女儿们的幸福,每个娶到公主的人,都会在她们的新婚夜上吞下那个金球,它们会在最适当的时机下跑到她们丈夫的肉棒里,带给她们一次又一次的性福生活。   蕾茜公主也终於有话题与姐姐们聊天……只是她新婚的丈夫总是让她摊软在床上起不了身…